Ruther щ(˚ ▽˚ щ)

上一篇 下一篇

Wolf & Cat -Meet- 1

Spideypool/狼人rr賤 x 貓人荷蘭蟲 / OOC / 連載 / 清水




海量的私設,如果不接受獸人設定就請不要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韋德!!!"


"你...!!!不要出去!!!!"


"今晚是月缺,你的體力最弱的時候...!"



"我不...可以" "不可以在這種時候....!"

"韋德...." "不要....嗚..." 



處於發情期的彼得眼白白看著他的狼人男朋友離開他轉身而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個世界所有人都是獸人族。



當中有一些是比較受人喜愛的小動物類,有一些是猛獸類,每個人一生下來就擁有他們所屬的生物特徵。



而社會也有一些政策應對每一個不同的生物種類而分配他們的生活地域。

想當然,這個世界一樣也是弱肉強食的,比較軟弱的物種就是在低下層,而上層的大多是老虎,獅子等等。 



而我們的主角,彼得帕克就是一個普通的貓族男生。 


他生活在一個不完整的家庭,現在只有一位同是貓族的嬸嬸跟他一起生活,她做著一些不太能掙到錢的工作來養活倆口,雖然足襟見肘,但是他們還算生活得挺開心的。 



梅嬸是一位很美麗的貓族女性,就算是跟她最親的彼得也是這樣想,她擁有美麗又篷鬆的尾巴,長長尖尖的耳朵,毛色是白色的。


她雖然不年輕了,但走在外面還是很多不同種族的男性也會對她放出求愛行為,但大多只是獻殷勤,很少會有對她強烈的求愛行動。 


就算當時彼得被虎族的有錢人東尼史塔克發現他蜘蛛俠的身份,而到他家游說他加入當超級英雄時,東尼看到美麗的梅嬸也是一見傾心,但他也是保持著紳士的優雅態度對待她而已。 



而彼得的毛色對比起梅嬸來說就差多了,他的尾巴是虎斑紋的。但耳朵卻是左邊多些白色,右邊是黃白色的,而且是偏向褐色的那一種,看上去有種髒髒的感覺。



這並不是受歡迎的耳朵顏色,人們大多喜歡對稱的虎斑耳,而像彼得這種的就很容易被排擠...所以他從小至國中都是一個不太多話的小孩,在學校也有其他種族的欺負他,但自認識了韋德之後就不一樣了。




彼得是在14歲的時候被一隻從實驗室逃走的蜘蛛咬到的,被咬後他以為自己死定了,結果他不但沒死,還因此得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力量,比如突然變得很大力,本來看不太清楚的眼睛變得很清楚,甚或是可以在牆上爬行。


在這個期間入面他不知要怎麼辦,但他覺得既然自己有超凡的力量為什麼不去拿來幫助人呢?



剛開始時他只是在家裡附近隨便的打擊一下小小罪犯,日子久了,彼得也成了一個小名人,為避免別人看到他的臉認出他以及利用他貓族身份大造文章,所以他就穿了一套自製的衣服外加面罩來開始在夜間的紐約市巡邏。



一個月圓的晚上,他在路上看到一位偷車賊,在阻止成功後他眼角瞄到路邊接近一條死路的位置有一位狼族的男性,雖然只看得到背影,但看上去那狼人長得很高大,站在遠遠的已經讓彼得感到他充滿殺氣。


彼得雖然作為弱小的貓族,自從他被蜘蛛咬過,力量增強了很多加上之前在巡邏中數次阻止過比他強力的物種之後,他也認為自己有足夠能力應付狼人。



他放輕腳步不動聲色的從牆上走過去,走近後他看到了那位穿著紅黑緊身衣的狼人旁邊有數位穿著黑西裝的人躺在地上,看上去已沒生存氣息,而狼人正拿著槍指嚇著最後一名站著的人



"鼠族的黑幫為什麼要對我窮追不捨?問題就是這個而已,再不回答我,你2分鐘後就會像同伴一樣倒在地上,或是你想去陪他們一起下地獄嗎?"



狼人並沒有得到他想要的回答,過了一會,彼得看到他正想扣下板機時,那位被迫到牆角的鼠族黑幫自爆了。



當時彼得正跳下去準備制止狼人就被突如其來的爆炸所引起的衝擊波彈開,還好他的反應很快避開了爆炸所彈飛的小型碎片,但就使他直直的倒在那條巷子的地上。



想當然那位狼人也看到有一隻貓族的小男生從天上掉下來,他看了看因自爆而全部碎裂的那隻鼠族黑幫的殘骸,吐了一口口水就走向在躺地上卷曲著的小野貓了。



狼人站到小野貓旁,對著他說了一些話,因剛爆炸所發出的爆音使彼得他耳鳴,而完全沒聽到狼人到底說什麼,就這樣他就失去意識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彼得躺在床上而這地方的味道很陌生,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像沒受傷,只是耳嗚還沒完全消除,他耳朵彈幾彈的想把耳嗚狀態改善,但好像也沒用。



然後他用心仔細聽著外面傳來的聲音,但只有聽到距離很遠的呼吸聲,空氣也有正常流動,他輕輕的爬起來,跳上牆上觀察房間外面的狀態。



房間外的沙發躺著剛才那穿著紅黑緊身衣殺了人的狼人,但他未免太沒防避了吧?整個肚子都露出來?身為貓族,本能使他只想盡快逃離這個地方,他在書本上學過狼族的習性是群居的,亦即是代表現在的他被帶回一個殺人犯巢穴了。他發現這事實時全身汗毛都豎起,貓族本能使他的身體很繃緊,尾巴也變得下垂卷曲著,腦袋一直發出讓他趕快逃走的訊息。



彼得躲在房間門口的牆壁上觀察外面那位睡到翻開脆弱肚子的狼人,他覺得很奇怪,想到若他要傷害自己的話,根本就不用特地把他帶回房子,又讓自己睡在床上。


他慢慢放鬆自己,讓因過份緊張而全身緊繃的自己回復成一般輕鬆的狀態後,再慢慢爬回地面走出房間,狼人還是睡得很熟,彼得仔細觀察一下房間,他沒有嗅到有其他人的味道,空氣中混集著酒精,血液乾掉的腥臭,髒衣服,過期食品的味道,他皺著眉的再細看,整個房間也是一片混亂的狀態,他心想狼人也算是嗅覺靈敏的種族,他怎可以生活在這種環境裡?



彼得看向窗外,雖然他是貓族,但他夜視能力不算強,未被蜘蛛咬之前他還要配戴眼鏡呢!現在只能看到外面的天色還是很昏暗。



他仔細盤算著自己的現況,剛才他看到這狼人殺了幾個人,從他說的話中得知,他被鼠族的黑幫追著,所以他幹掉他們,剛才有瞄到他有受傷,如果是一隻狼人,還帶傷的,以他現在已經回復好的身體應該可以應付到。彼得心想至少要讓他去自首自己殺了人......要不要先綁住他呢??



"唔......你起來了?小子?"



Fuck!!


在彼得心想著要怎麼應對這件事時,躺在沙發上的狼人醒過來了,他抓了抓自己的肚子,慢慢翻身坐在沙發上用著獵人般的眼神看著他。


彼得被他盯得冷汗也流出來,本能驅使他往後跳開到牆上緊抓著,雙耳向後摺起,尾巴直立的豎著毛全都炸了起來,嘴巴不自禁的顫慄著發出威嚇的低鳴聲,但彼得同時感覺到有點怪,為什麼他的蜘蛛感應一點反應都沒?



剛醒的狼人看到小野貓被他嚇到跳開了,他拉開了自己的下半個面罩露出了像是被火燒過一樣充滿傷疤的下半臉,然後嘴角往上微微彎曲,似笑非笑的看向小野貓,再用溫柔的聲音說話。



"小子,你不用這樣緊繃,我什麼也不打算做。"


"你先從牆壁上下來好嗎?你的腳碰到我珍藏的模型了..."



彼得立即看了看腳邊,他的左腳的確碰到了一盒東西,而且是看上去有些年份但保存完好的盒子,然後他就慢慢爬下牆,但雙耳依舊是是後摺著,再用著警戒的狀態看向坐在沙發上的狼人,過了一會他沒那麼緊繃後,很嚴厲的看向狼人質問到



"你為什麼殺人??"



"沒為什麼,他們先動手的,我完全是自衛喔"


"而且這關你什麼事?一般貓族的不是看到事件都立即逃得遠遠的嗎?你媽沒教你不要接近危險的地方?唔?"



在彼得還未回答時狼人不知是自言自語還什麼的,自己笑了起來,又突然眼神變得很色謎謎的看向他的尾巴...



"還有,為什麼貓族可以黏在牆上喔?你是學了什麼輕功嗎?還是突變種?"



彼得皺著眉彈了彈耳朵,再一次質問他


"我只是問你一個問題,你反問我那麼多問題?"


"就如你所說的,那些都不關你事!"



狼人的嘴巴輕輕的抽動了一下,再擺了擺手回答到

"說的也是,那你就當今天所看到的事沒發生過,再離開這裡就好了。"



"....先生,我可是看著你殺了人喔"



"Hey,nonono我是自衛並沒有殺人"



"我看到的是你拿著手槍,然後腳邊都是死屍,你不能用自衛當理由的!!你最好現在趕快去自首!!"


彼得全身的毛都炸了起來的吼到,他實在不能忍受這個殺人犯用自衛當理由。


他邊盤算著自己的蜘蛛絲能不能綁住面前這隻大狼人...



"小子,你只是看到我拿著手槍,沒看到我開槍,所以你不能一口咬定人是我殺的,而且最後那一個你也看到了,他是自爆的,也跟我沒關係"


"就算你迫我去自首也沒人會受理的,你知道剛才那是黑鼠會的地盤嗎?那邊警察也管不動喔,你這小野貓剛才在那裡倒下也是我把你救回來,都還沒聽到你說感謝呢?現在的貓族都是這樣教小孩的嗎?"



"你說什...黑鼠會?那是什麼?"


彼得聽到一些沒聽過的東西,但從名字上聽起來已經很有犯罪的感覺......



"黑鼠會都沒聽過?你家真的沒人教你嗎?"



"......我父母都離世了"



"Oh...很抱歉..."


"那就讓親切的大野狼教你吧!黑鼠會其實就是黑幫嘛,不過就勢力大了點那種。但有一點對你來說很重要,就是跟他們的天性一樣也是極度討厭貓族的,你剛才倒在那邊,被發現的話可能會被抓去做奴隸或者賣掉給一些有那種廦好的畜牲吧,貓族小男生很多人喜歡的。"




彼得流了些冷汗,耳朵還是後摺起來有點無助的聽著狼人解釋。原來紐約真的有這些事在發生...他醒覺到自己很無知,他回想起梅嬸以前千叮萬囑過不要接近鼠族的地盤,再想到如果他剛才沒被狼人帶走會怎樣?



"所以你得感謝我,小子"



"嗯喔......謝謝你,先生......我應該怎麼稱呼你?"



".......死侍,這是我的代號。"



"死侍先生。我...我叫彼...不,我叫蜘蛛人!"




彼得已經沒那麼緊張了,他覺得這位死侍先生沒有想像中壞,至少在他們對話的期間蜘蛛感應都沒有作動過。但彼得還不是很相信他沒有殺人...



"蜘蛛人?你不是貓族嗎?為什麼不叫貓人?"



"....這個不關你事吧...死侍先生..."



"這是對救命恩人應有的態度嗎?小子"



"...."



死侍感覺自己好像在玩小玩具一樣,但也覺得時間夠了,應該先去交代今天的成果。


"不逗你玩了,你叫蜘蛛人是吧?我要出門了,你也得離開不能再待在這。"



"現在外面還是深夜...你是要去那??"



"...你問那麼多幹嗎?小朋友這時間老早就在家睡覺了吧?!"



小野貓的表情再變得有點害怕,耳朵又向後摺著了...死侍心想這小東西也真的挺可愛的,不知他到底幾歲?怎麼一時質問他一時又害怕防著他?



"喔...對了,你不知自己在那所以不知要怎麼回家是吧?"


他微微的點了點頭



"那我們一起走吧,本來想讓你先走的,你現在可以出發了嗎?還是小朋友睡醒要上個廁所?"



"我...!我好了啦!"



"可是我要上,你等我一下,別動我家的東西"



死侍將他帶到皇后區就離開了,那晚彼得邊回家邊想著自己對這世界的認識還是太少,連黑幫地盤在那也不知道,只是盲目的追著目標走。而且死侍也讓他很在意,雖然沒看到他親手殺人,但是直覺上彼得還是覺得是他殺的,貓族都很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他從牆外爬回家後洗澡時,一路想著要如何制止死侍再次殺人。



'就只有跟蹤他了吧...反正我知道他家在那了,那邊並不是狼族的居住地域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彼得晚上的巡邏增加了幾個地域。




本來他只是在皇后區的小動物種族區巡邏,他的想法是小動物種族比較易受人欺負,所以他也比較關心。


但自從死侍那次在鼠族區的事件之後他有些新的看法。



他蹲在大樓邊緣看著死侍的家,那是位於城市邊緣的區域,這裡並沒有分類得很好,他在圖書館查過歷史書,這裡是舊世界遺留下來,人們還沒獸化時所劃分的地區,後來整個世界的人們慢慢獸化,經過一段長時間的戰爭有很多人逃亡等等因素,這裡就變成種族大溶爐,因為要整頓起來一點也不易,所以才一直放置著。



很奇特的是這區住的種族雖然五花八門,但是在他成為蜘蛛人開始巡邏以來,這邊的罪案數反而是最低的,彼得想破頭也找不出原因,他也有問過梅嬸,梅嬸回他說自己沒去過這裡,只是聽說過這裡很髒亂而且她的父母也都叫她沒事不要接近。彼得當然不敢說自己有進去過這地域,不然他一定會被禁足。



其實他已經在這觀察了幾周了,但是都沒再碰上死侍,不知他到底去那了?而彼得還是一樣每天巡邏完都會來這裡看一下,待到沒辦法不走時才回家,他實在太想找到死侍殺人的證據,但是他根本無從入手。




今天他因為梅嬸上晚班的關係晚餐要自理,所以巡邏完後就帶著三明治坐在同一個屋頂的邊緣邊觀察邊吃。他拿掉了自製服的面罩,滿心歡喜的拿出他在多瑪先生的店買的雞胸肉酪梨醬三明治正要放進口時,在耳邊聽到了一把很沉穩的聲音。



"好香喔小野貓"



彼得立即嚇得全身的毛髮,耳朵及尾巴也豎起,還把手上的三明治丟了出去!但他的反射神經也很快,立即站起來噴出蜘蛛絲拯救他的晚餐。



"呼,還好"


他看著被蜘蛛絲包裹著的三明治,整個上半身也都在半空了,但下半身呢?死侍整個用力抱著他的下半身?!彼得轉個頭看向死侍,看到他也嚇得耳朵豎起,尾巴也炸毛了。



"小子,你立即爬回來!!"



"....不怕啦,我不會掉下去!"



"不,你剛差點整個人飛出去了!!別嚇大叔好嗎?我真的不想被當殺人犯"

"好吧...那你拉我一下..."



死侍將這小野貓拉回了屋頂,他的毛髮還是豎起的緊張狀態。雖然喘著氣,但他還是想到這小子的體重是否過輕了?他都沒吃飯嗎?還是因為他是孤兒必須自己討生活喔?一堆想法充斥住他的腦袋,而面前一點事都沒的小野貓反而一派輕鬆的打開蜘蛛絲,拿出剛才差點飛走的晚餐來吃。



死侍立即被香味四溢的三明治味道拉回現實,他看著小野貓一口就吃掉了半件三明治,雖然他也很餓想搶了他手上的東西來吃,但小野貓在他思考時,總共用三口就輕鬆解決掉那件三明治,他連肖想讓他分一口的時間都沒,無奈下只好忍住肚子裡咕嚕咕嚕的呼喚,轉回正經的模樣質問小野貓



"小子你在這裡幹嗎?你媽都沒告訴你這裡是三不管地域不能來嗎?"



"死侍先生,我知道這裡是三不管地域,更知道這裡比紐約市其他地方的犯罪率更低呢!"



"你真的這樣想??"



"有什麼不對?我查了很多資料耶!"



"你的資料在那查的?圖書館?老師?"



"...圖書館跟網路,還有警察公佈的年報"



"....."



"所以那有什麼不對了,統計數據都寫出來了,我還翻了至少十年的年報呢!"



死侍心想這野貓真的未經世到這樣的地步,說什麼就信什麼,都沒有實地觀察過就下定論了,但他不是孤兒嗎?怎會有這樣單純的孤兒?他內心嘆了口氣,就對著小野貓說到



"那是因為犯罪率這件事要有人管才會有得計算,這裡沒人能管,那就不用計算,在這裡的罪犯殺了人,只要付夠錢也能全身而退"



"......"


"...對喔...想都沒想過可以這樣"



彼得再一次被死侍教導他的社會知識。



對於14歲的他來說,知識都是從梅嬸,同學書本或是網路得來,他從沒想像過所謂的真實世界是怎樣的,而面前這位狼人死侍先生,正正就是生活在這樣子的世界的人。



雖然死侍給他帶來不少恐怖的感覺,但他的好奇心完全戰勝了恐懼。他想在死侍身上聽到更多事情,有關這個對他來說是個未知領域的所有事情。



彼得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最初是想著要找出他殺人的證據這件事。



"那......死侍先生可以再告訴我更多這裡的事嗎?"


彼得雙眼發出璀璨的光芒興奮的說著,而死侍則被他那轉變得那麼快的態度嚇到了,他抱著頭回應到


".......為什麼你都好像聽不懂我是想趕你回去?"


然後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彼得則開始裝成天真爛漫的面貌側著頭看著死侍,似懂非懂的"喵嗚?"叫了一聲。



"別裝可愛,這對我無效"


[Fuck!!超可愛!!]



死侍雖然表面上叫他別裝,但是內心已經萬馬奔騰,他被那個側頭微笑的臉打敗了......



彼得還是那個天真爛漫的無辜臉看著死侍,這使得他想生氣趕走他也不行,這種欺負小孩的事他作不出。



"總之你快遠離這裡,這兒不是像你這種涉世未深的小野貓應該來的!"



"可是!我......!"



[嗶嗶]


這聲音讓小野貓沒再說下去。



是死侍的手機簡訊聲。



他拿出手機,看到了新簡訊,點開看完後立即皺起眉頭,再看向面前摺起耳朵扁著嘴看向地面的小野貓。



嘆了一口大氣。



"晚點這裡會有些事發生,你家在皇后區那麼遠可能趕不及回去,今晚先去我家吧..."



彼得聽到後很興奮開心,他可以問更多有關這裡的事了!死侍的心情就變得很差,一直在想事情為什麼變成這樣...為什麼他非得帶小孩...



他們很快就到家了,死侍剛才沒吃飯已經非常餓,立即進廚房打開冰箱找食物,但只有一些過期的pizza跟啤酒...他拿出過期pizza嗅了一下味道,發現還能吃就把他丟進去微波了。


然後他拿著啤酒回到客廳。


小野貓則很無助似的站在大門旁...



"你站在那幹嗎?自己找地方座就好!"



彼得一踏進這間充滿臭味的房子時猛然回想起自己其實是被一隻有殺人嫌疑的大野狼帶了回家,他的內心又突然擔驚受怕起來,於是就摺起耳朵縮起尾巴有點打震的站在大門附近。



但他很快就被死侍推向了沙發,再被命令座到沙發上,他整個被嚇得像第一次來這個家時一樣緊繃。而死侍自己則在拿了微波好的pizza出來後,很舒適的攤坐到沙發上。死侍故意這樣戲弄小野貓,覺得他的反應很有趣。


而他們就這樣並排但隔得遠遠的坐在沙發上一起看電視。



看了好一陣子電視夜已深的時候,突然從房子外面很遠的地方傳出了一些奇怪的音樂聲跟嚎叫。


死侍耳朵豎起仔細傾聽聲音來源,靜悄悄關了電視再抓著小野貓就躲到房間較黑的地方,他將小野貓緊抱在懷內,另一邊手則拿出槍待機著。




房子外有一些黑影窺視進來,像是鬼魅一般的,那些黑影在房子外停留了很久,又嘗試打開大門,一直轉動門把......彼得雖然被死侍抱緊在懷內但還是嚇得一直打顫,當他聽到轉動門把的聲音時更瞇起雙眼立即緊抱住死侍......



直至聲音遠去再過了一陣子,死侍才放開緊緊抱住小野貓的手,而懷裡的小野貓則還在打著顫,他看著受驚的小野貓不知怎的就舔起他的耳朵,在舌尖剛碰上耳輪時小野貓的耳朵彈了一下,但他還是乖乖的讓死侍將他兩邊耳朵都舔了一遍。



死侍在舔好後再看向小野貓,他好像舒服得睡著了,但雙手還是緊抱著死侍。雖然想叫醒他讓他好好在床上睡,但是現在的危機尚未解除,他不能就這樣把小野貓放到窗戶外能清楚看到的床上,只好就這樣抱著他邊警戒的留意房子外的變化。



死侍邊守夜,一邊想著小野貓的事情,這小傢伙真的很不怕生...一時又害怕得在自己懷中打顫,一時又威嚇他讓他去自首,也不知為什麼他對自己這樣執著,追著又監視自己快一個月了,但編編社會常識又不多像是個足不出戶的小孩。沒父母又不像個孤兒,穿著很明顯是抄襲我的紅藍色棉質衣服,還讓我的現任老闆那麼緊張讓我必須好好照顧他......他到底在那認識虎族的......死侍想得出關於這小野貓的謎題實在太多,到底要不要問他還是不再理會他......



死侍想了很久,他還是覺得不能放著這小野貓,他似乎不太會受威嚇影響,如果放任他自己一個再追查我的事,可能會有反效果,一個不好被他打亂現在的計劃就更麻煩了。



'只好編個故事讓他相信吧......太多的東西他也聽不懂,要解釋起來也很麻煩...'





TBC.






首先也是要感謝我的獸耳邪教傳道人 @@ICHImura wwwww
她一直在洗我腦。

然後又說要畫遍獸耳(別走數謝謝)

讓我腦內充滿住獸耳tom跟rr
就自動產生了這東西,本來就只想寫個肉,但越寫設定越多,就弄成連載
希望我不要爛尾(眼神死)

之後的應該會有肉吧.大慨啦...

评论(43)
热度(134)
©Ruther щ(˚ ▽˚ щ) | Powered by LOFTER